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广东誉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> 产品系列 >

33岁母亲带8岁女儿与5岁儿子自杀,法医揭秘背后真相……

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5:19    点击次数:93

2016年10月,公安局接到报案,辖区某出租屋内有人烧炭自杀。

法医赶到的时候,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封锁,那是一个简单的一室一厅套间,门窗反锁,警察暴力破门才进入现场。

客厅并无异常,但一推开卧室门,就能看到卧室正中有一个炭盆,里面的木炭已基本燃尽,房门内侧四周粘有封堵门缝的透明胶带。

双人床上躺着三位死者,一位33岁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孩子——8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。

初步尸检后发现,三人均死于一氧化碳中毒,此外还服用了安眠药物,母亲生前喝了大量的酒。

现场勘查支持了尸检的情况。

我们在抽屉里发现了没有服用完的舍曲林、文拉法辛(都是常见的抗抑郁精神药物),还有一小瓶氯硝西泮以及33岁死者的门诊病历,赫然写着诊断:抑郁症。

在侦查现场的过程中,更触动人心的是,年轻母亲生前留下的一封长达四页的遗书。

上面写着这位母亲从小到大的经历:小时候父母离异,中学被欺负,继而辍学,出现抑郁症,成年后几次失败的感情生活,然后与人结婚,生育两个子女。

从十几岁开始,直到33岁的生命终点,抑郁症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她,虽时有好转,但更多的时候,她都是在痛苦中煎熬。

以为爱情和婚姻会让她摆脱原生家庭的痛苦,但现实是长达八年的婚姻中,与丈夫、公婆无法真正和谐共处,生活中处处都是不顺心,长期服药也只是让她能够稍微正常地维持工作和生活。

离婚后的两年多里,她经济上愈发窘迫,不断有各种琐事消耗着她仅有的精力,常规的抗抑郁药物最终也没能帮她抵抗住病魔的侵噬。

最终她选择了自杀,并且带着两个孩子。

遗书上写着:“我走了以后,他们就没人照顾了,不如一起走吧,他们也不用受苦了。”

堵好了门窗,准备好了炭盆和木炭,骗孩子们服下安眠药,饮酒后点燃了炭盆,三个人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。

了解这个案件后,或许很多人有疑惑, 偶尔的反义词“虎毒不食子”,这个女人为什么自杀还要带着孩子?

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抑郁症最坏的结果是自杀。但实际上,若抑郁症得不到及时的救治,不仅可能导致其自身的悲剧,有时还会发生扩大性自杀行为,危及家人,甚至越是“爱”的人越危险。

所谓扩大性自杀,是病理性情感支配下的行为。表现为杀人和自杀接连发生,而杀人的目的是出于对被害人的“怜悯”,担心日后这些亲人受人世之苦,不如先弄死亲人,自己再死,免除后顾之忧,动机似乎善良,故又称“慈悲杀人”,杀害对象都是患者最爱的妻、儿、老人、幼、弱家属,因此也叫“家族性自杀”,其中尤以青年妇女患者“杀婴”案件较多见[2]。

扩大性自杀除了出于考虑到自己死后亲人可能遭遇不幸而发生“利他性自杀”,还有抑郁症患者为了自己、孩子或家族的某些利益,在自杀前不惜杀害亲人,表现出“利己性自杀”[3]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在作者所属辖区2010-2020十年间,共发生12宗扩大性自杀,累计死亡人数28人。其中男性患者5宗,女性患者7宗。

通过这些扩大性自杀案件中,可以观察到一些共同特点:

1. 自杀前都有典型的情绪低落,部分凶手有明确的抑郁症病史。

2. 自杀和杀人都是有预谋的,成功率极高,对身后事均有不同程度的安排。

3. 杀害对象都是自己的亲人,男性多为配偶或年幼的子女,女性多为幼小的子女。

4. 杀人前和案发时,凶手和受害人并无激烈争吵和矛盾纠纷等常见凶案诱发因素。

5. 杀人和自杀常同时发生或先后接连发生。

6. 发案地点多为家中或附近,杀人现场基本无伪装和故意破坏。

“我抑郁了。”可以算得上是网络流行语。每个人都有情绪低落的时候,那情绪低落和真正的抑郁症有什么区别呢?

抑郁症是情感性精神障碍(或叫心境障碍)的一种临床类型。是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为主要特征。

在所有精神障碍当中,抑郁症患者的自杀率是最高的,它是一种高复发率、高致残率、高自杀率的严重危害人类身心健康的疾病。有25%的抑郁症患者会在发病时出现自杀或自杀企图[1]。

典型的抑郁症状“三低”,表现为:情绪持续低落,思维迟缓、意志活动减退。

一个衡量抑郁严重程度的标准就是看,这个抑郁状态是否直接影响患者的工作、学习、生活质量下降。

其实是否抑郁,我们也可以先自我尝试一些自评量表:比如90项症状清单SCL-90(Symptom Checklist 90)。不过,信效度再好的自评量表都只是辅助诊断使用,专业医生的面诊和复诊才能给你更合理的判断。

在自己或家人亲友出现抑郁表现时,应当尽量积极劝导就医,寻求专业的医疗意见。

由于抑郁症病程长,往往需要长期服药,因此家属要学会药物管理,督促患者按时、按量服药,并且注意一定要监督服药到口,防止患者藏药,以免影响治疗效果,也杜绝滥用药物。

家人尽量掌握一些常见的药物中毒知识,以及一些常见的外伤急救措施,在发生中毒和其他意外伤害时,有能力采取一定的救治措施[4]。

另外鼓励其进行有氧运动,每周3-5次,每次20-60分钟的有氧运动,如跑步、骑自行车、跳舞等都能够有效帮助缓解抑郁,减轻药物副作用[5]。

生活上要尽可能密切关注他们,增加其安全感,创造良好的安全环境,耐心、用心地倾听患者的倾诉,增加患者的自信心。积极帮助患者重建社会支持体系,改善其健康状态[6]。

审阅专家:胡强|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博士生、主治医师

参考文献

[1]郝伟,于欣,许毅.精神病学[M].第6版.人民卫生出版社.2008

[2]薛丽燕,徐声汉.司法鉴定中所见的扩大性自杀(附7例分析)[J].法医学杂志,1992(04):172-174.

[3]汪志良,范强.抑郁症的扩大性自杀与利己性自杀[J].中华精神科杂志,2012(03):175-176.

[4]王晓艳,高海红,张丽梅.浅谈抑郁症患者社区居家治疗护理[J].中国医药指南,2012,10(34):318-319.

[5]马坤,刘金美,付翠元,张虎,贾绍辉.运动对抑郁症的干预作用及机制研究进展[J].中国体育科技,2020,56(11):13-24.

[6]秦碧勇,戴立磊,汪键,邓小玲,郑艳.抑郁症患者自杀风险与共病数量、抑郁程度的相关性研究[J].重庆医学,2016,45(13):1810-1812.

*本文内容为健康知识科普,不能作为具体的诊疗建议使用,亦不能替代执业医师面诊,仅供参考。

*本文版权归腾讯医典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,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。



我的网站